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信息 > 三名工作室 > 论文交流

架桥

含山环峰小学 朱玉腾

发布日期:2018-12-18 08:11来源: 市教育局作者:教育局管理员阅读次数:字体:[  ]背景颜色:

“老师,小朝说他头疼,但不让我告诉你。”早读刚下,报告大王小宸就跑到办公室向我密报。芝麻大的事情,也值得向我密报,我心里好笑。

课下,我还是把小朝叫到办公室来,在小朝走过来的时候,我猛然发现:他现在明显比同龄的孩子矮了一截,身体瘦小,看来没妈的孩子真的像根草啊!

“听说你头痛?”

“嗯。”

“厉害吗?”

“还好!”

“你爸爸知道吗?”

“不知道。”

“以前头疼过吗?”

“有,但过几天就好了。”

“要告诉你爸爸吗?”

“不要。”

“那要告诉你妈妈吗?”我小心地问道。

小朝顿了顿,咬了咬嘴唇说:“也不要。”

小朝的表情提醒了我,也刺痛了我,忽然一个主意从我的脑海里蹦了出来。

小朝回到班级后,我便拿出手机拨通了小朝母亲的电话。

“小朝妈妈,最近你看过小朝吗?”

“我也很想看他,可他的爷爷奶奶不让我去探望”,电话那头声音很无奈。

“最近小朝时常说有些头痛,这两年明显没有别的孩子长得快……”

“是的,是的,那他现在怎么样啊?”电话那头传来紧张的关切声。

“今天他还说头痛来着,但不是很严重,”我安慰道。“不过,这学期以来,我发现他性格变得有些孤僻,成绩也下降了,你觉得可能是什么原因?”电话那头沉默了。

过了一会,我打破沉默:“我感觉孩子就是想你了,虽然他嘴上一直不说,但种种表现还不够证明吗?现在孩子即将进入青春期,如果这种情绪释放不当,极有可能造成孩子的心理问题,甚至是心理疾病,我觉得你应该克服困难,抽空去看看孩子。”

“可他的爷爷奶奶不准我去看他,一去就当着孩子的面骂我,骂的很难听,我不想让孩子误会我。”电话那头传来了哽咽声。

“刚刚我想到一个办法,你看行不行?”

“您说,您说!”

 “我觉得你可以在上课期间到学校来看望小朝,这样既不会有他爷爷奶奶的阻扰,也可以让你和孩子单独说说知心话,一解孩子的相思之苦。”

“好的,好的,我这个星期就去看他。”电话那头传来兴奋声。

经过两日漫长而又短暂的等待,第三天下午,小朝的母亲如约而至,我让小朝把母亲带到办公室一诉衷肠。整整一节课过去了,眼角似乎有些泪痕的母亲带着一丝欣喜,恋恋不舍地把小朝送回教室,小朝的眼睛里也看到了久违的光亮。

接下来,一次小朝的数学测验得了98分,我赶紧把试卷拍下来发给小朝的母亲欣赏,并特意强调:“你一来探望,他的成绩就大有提高啊!”小朝的母亲也激动不已。

没几日,小朝的母亲又打来电话,再来探望。就这样,我时常把小朝在学校的精彩表现与她分享,她也渐渐养成了定期看望孩子的习惯。慢慢地我发现小朝的性格也逐渐开朗起来,一次放学,几乎从不和我打招呼的他居然调皮地用英语和我 say goodbye

现在小朝以优秀的学分从小学毕业了,前不久我收到小朝母亲发来的短信:一晃六年过去了,要不是你,我还没有勇气去看小朝,作为家长我发自内心地感谢你……

收到这样的信息我为小朝也为自己感到高兴,希望今后他的母亲能一如既往地关爱孩子,给小朝带去温暖和力量!(杨清荣名班主任工作室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