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信息 > 三名工作室 > 论文交流

小人儿的趣事

发布日期:2017-12-12作者:审核员阅读次数:字体:[  ]背景颜色:

1. 我是这样的

——记杨棋涵

    刚开学,杨棋涵和杨睿妍,两个名字都有“杨”;杨棋涵和吴思琪、周思琪、江奇皓,都有“qi”的读音;杨棋涵和丁诺言、陶子懿都属于体态瘦小、机灵、动个不停的小子。对“杨棋涵”我总是叫错。

    “老师,我是杨棋涵”孩子第一次提醒我。

    第二天,我冲着吴思琪喊“杨棋涵”。

    “老师,我才是杨棋涵。”孩子第二次提醒我。

    第三天,我冲着杨睿妍喊“杨棋涵”。

    “老师,杨棋涵是我。”杨棋涵站起来告诉我。

    下课,我刚走到教室门口。

    “老师,您看!”我一回头,一个有力的“大”造型摆在我面前,只见杨棋涵叉开双腿,握紧拳头,展示着他大力士练肌肉的雄姿,很豪壮地说,“我才是杨棋涵,您记住了吗?我怕您又把我忘了!”

    哈哈哈,那表情、那造型、那动作,乐坏我了!终于记住了!

    这个“大力士”不仅幽默,还是暖男。

    一天,“咳咳咳……”入秋,我咳嗽的毛病又犯了。

    “要多喝开水”一双小手在我背上拍起来,“老师,昨晚是不是不老实,打被子了?”老气横秋,很严肃得教导我。

    温暖啊,这下恐怕终身忘不了了。

    哎,要想别人爱上你、记住你,还是靠自己啊!

 

 

2. 以牙还牙

——记王兆越

    “呜呜呜……”第一次哭,因为她的眼睛散光,正在治疗期。理解!

    “呜呜呜……”第二次哭,她说没有朋友。好,我帮你找。

    “呜呜呜……”第三次哭。

    “老师,我没有朋友……没人和我玩。”

    不对啊,明明上节课看见她和小朋友玩得一头汗,怎么会没有朋友呢?我心里开始猜测:她可能是太自我为中心了,总希望别人哄着她。

    果然,和她妈妈交流后,小越妈妈如实告诉我:在家,大哥哥和爸爸都围着她一个人转,她就是希望引起别人关注她,太自我为中心了。

    第四次,小越老毛病又犯了。我听听这次哭的理由,不要猜肯定是没影的事。果然,她说鞋子里有沙……

    我走过去脱下她的鞋子,摸了摸,一声不吭用力往远处一扔,瞪着眼:“哪有沙?下次再为这没影的事哭,揍你……”说完掉头就走。

    傻眼了,愣愣地看着我,眼圈红了……没敢哭。

    放学,小朋友都在记家庭作业。我绕教室走一圈,咦?“你怎么不记作业?”只见就小越手里拿着刨笔刀在玩。

    “老师,我把作业记在心里了。”

    “哦,这样吧,那我把对你的表扬也放在心里了。”

     小越害羞得低下了头,拿起笔记起作业。

     靠哄、靠鼓励与赞美的教育有时也会失效;对症下药,什么盘子装什么菜,才最合理。

                  

3.你的爱,我招架不住!

——记沈可欣

    “老师,您辛苦了!”

    “老师,我给您捶捶背!”

     沈可欣,名副其实,可心啊!她就像一只小喜鹊,常常让人开心;她就像一件小棉袄,时时让人暖心。

     这天,下课了。我摘下眼镜,用餐巾纸擦镜片……

    “老师,我帮你擦眼镜!”说时迟那时快,一双热情的小手没等我拒绝就伸过来,只见“小可心”勤劳得在我镜片上摸啊摸……

    “完了!”我的心里一声“哀叹”,呵呵。戴上,眼前一片模糊,我很温暖感动地说:“真棒!能为老师做事了。”

    这下好了,七八双小手伸过来了。

    “老师,我给您捶捶背!”

    “老师,我给您按摩太阳穴!”

    “还有鼻子这儿……”一双双灰突突的小手在肩膀上、背上、脸蛋上、额头上……忙乎开了。我只好坐在坐在椅子上享受着他们的厚爱。

    “叮铃铃……”终于又上课了。我很是小心谨慎得戴着被爱心伺候过的眼镜跨出教室,然后摘下眼镜,逃似的奔到办公室。

    呼了一口气,多亏没人说:“老师,我帮您扎小辫!”

    哈哈……

    赞美的力量是强大的,榜样的效能是无穷的啊!

 

 

4. 这个女生,太多情

——记陶子懿

    “老师,节日快乐!”

    “老师,这朵花送给您”

    一到教师节,只要我一进教室,一朵朵一束束花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很快就是一堆。哪朵是小明送的,哪朵是小兰送的,有时我是分不清的。

    那天,下课的时候,陶子懿走到讲台,看看我,从我的那堆花丛中一声不吭抽出一支蓝色的花,把手中一支红色的花又塞了进去。孩子的记忆真了不得啊。蓝色的花有七八朵,没有注上名字,我都不知道哪朵是他送的?他的观察真仔细,居然记得清清楚楚的。

    为什么要唤回蓝色的?我猜:他带了两朵花,一朵是红色,一朵是蓝色,送给我和王老师。我是女性,王老师是男的。现在他用红色换会蓝色。八成是因为他认为自己送错了,红色应该送给女教师,蓝色应该送给男教师。

    我试着问他,果然,他一本正经地说:“您是女生,要把红色的花送给您,刚才送错了。”

    哇,我猜的没错。小孩儿的心思,我常常一算一个准,心里真得意!可是,马有失蹄,人有失手的时候。

    一天,去车棚经过教室,正好瞅见陶子懿往窗外扔瓜子壳,这习惯可不好!怪我入学的时候,没在班级提“不要带零食到学校!”赶忙利用班会课教育大家今后不要把零食带进校园。

    可是,效果不大,继而连三发现教室里有零食包装袋类的垃圾。一天,预备铃响了,我透过窗户看见陶子懿正剥一颗糖迅速得塞进嘴里。

    我一声不吭地走过去,把手摊开伸在他的嘴下,聪明的孩子很快吐了出来。

    “老师,他书包里还有两盒”我一看,果然:一包饼干,一包奶糖。

    没收,上课……

    “老师,陶子懿哭了!”只见平常特顽皮的娃居然会趴在桌上哭起来,难得!看来,他还很腼腆嘛。

    “懂得羞愧的孩子更好调教”,我心里判断着、嘀咕着,一阵欣慰喜悦,温柔地安慰到:“好了,好了,不哭了,下次不带就行了。”

    “为什么哭啊?”我习惯性得问问原因,目的是证明我的判断。

    “爸爸提醒我不要给老师发现,我给您发现了,呜呜呜……”原来,他是在和老师“斗智斗勇”,因失败而哭。无语,郁闷:原来我自作多情!

    一气之下,在家长群里呼到:xxx爸爸,下次不要把零食带到学校,上课吃零食,不仅孩子自己听课不专心,还影响别人。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上课我就负责管纪律,不用上课了!

    从那以后,再也没看见陶子懿带零食,却常见他帮忙扫地,帮忙整理桌椅,经我表扬几次,连上课、排队做操都认真了。不知是不是想“将功补过”,争取获得我的爱?不知我的判断对不对,是不是我这个女生又自作多情了?

    总之,老师,您永远要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孩子的行为,千万不能以固定的思维衡量孩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