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工作动态

叶连平:坚守三尺讲台,与时间赛跑的9旬乡村教师

来源:央广网

发布日期:2018-10-31来源: 市教育局作者:教育局管理员阅读次数:字体:[  ]背景颜色:

央广网马鞍山10月29日消息(记者 张宣剑) “我还要改作业哦,现在四个班我才改完了两个班。再不改完就赶不上下堂课了。”见到叶连平时,他正在批改学生作业。秋日的早晨,阳光撒在这位91岁高龄的退休老教师身上显得异常耀眼。

 

  叶连平是安徽省和县卜陈学校的退休教师。多年前,由于农村学校英语教学条件差,很多学生被英语拖后腿,影响升学。曾经在美国大使馆工作的叶连平会说英语,在特殊时期曾被怀疑是美蒋特务。从不敢说英语的叶连平“变废为宝”在自己家里开设英语课堂,义务辅导小学和初中生,所需的书本用具都是他自己掏钱买。

 

  2012年,镇政府出钱把叶连平家对面的学校仓库改建成两间教室,一间供学生上课,一间作为图书室。后面的小院子被叶连平收拾得干干净净,种上了夜来香和棕榈树,学生们课余时间可以在这里跳绳,打球,看书。

  两个多月前,一批来自合肥,巢湖的大学生志愿者为了解决孩子的学习困难,在这里住了五个星期。为孩子们带来绘画,音乐,舞蹈等兴趣课。

  由于生活条件有限,志愿者们只能自己烧饭吃,但经常没有新鲜的菜吃。8月7日,叶连平为了给年轻人买点菜,自己骑车去乌江镇买菜,在买完菜回来的路上与电瓶车撞翻,腰椎右边的第三根骨头脱位。

 

  8月9日,叶连平做了腰椎手术,住院不到十天,他就要求出院,由于伤势未愈,很长一段时间里它只能坐在凳子上讲课。两个多月了,叶连平至今仍带着护腰。

  叶连平一个人要带四个班级的英语课,周六周日给学生的辅导课被排得满满的。“周六上午六年级,下午,四年级。礼拜天上午初中二年级,下午三年级。一共四个班,每节课大概2个半小时”叶连平一边吃着午饭一边说。

 

  在农村,很多学生小学毕业了还认不清26个英文字母,很多学生连p和q都分不清,m和n都分不清。为了让更多学生跟上学习的节奏,叶连平经常从上午七点半上课,有时候要十一点多才能下课。多年来,叶连平习惯了在教室的一角吃午饭,因为往往上午的课程没有结束,下午的学生又来了。

  “纸上得来终觉浅”为了弥补课堂教育的不足,为了能让学生更直观更主动的去学习,这些年来,叶连平一直坚持春秋两季自掏腰包带着学生组织夏令营活动。

  “会去很多地方,像渡江战役的西梁山陵园,南京雨花台,南京江东门日军大屠杀纪念馆。这三个地方多年来雷打不动,必须要带学生去。”

  有次在南京日军大屠杀纪念馆,有个学生在日军大屠杀纪念馆看着看着就哭了,指着一块骸骨哭着对叶老说“老师,您看,那是一个孩子啊。”学生的反应对叶连平触动很深,也更坚信了他每年带学生出来学习的信心,让学生走出课堂,直观的感同身受的接受教育。

  考虑到安全问题,每一次带孩子出去,叶连平都会做足准备,包括路线,防暑防晕的药,食物等等。每出去一趟,常常要花掉叶连平一个月的退休金。

  “我退休金能有个3000块,不多,但我觉得钱应该用在该用的地方上,该用的钱一分都不能少,不该用的钱一分都不要浪费。”对学生的教育很舍得,但对自己却异常吝啬,叶连平至今仍穿着破旧的衬衣和带有补丁的裤子。

 

  很多人对叶连平的做法不理解,觉得他很傻,净是瞎折腾自己,一些开设收费辅导班的人则认为叶连平的免费辅导班抢了自己的生意。为此,叶连平觉得特别委屈“有人说我这个老家伙抢了他的生意!可我没收过学生一分钱哇,学生在我这里上课,我都是免费的,怎么就成抢生意了?”

  在留守儿童之家的教室里设有免费的亲情电话,经常会有学生打电话给异地的父母汇报好消息“爸爸妈妈,我英语考及格了!”

  “除了留守儿童,像单亲家庭子女,父母双亡的孩子更应该成为老师工作的重点,更应该受到关爱。我们不要单提留守儿童,凡是具有困难的都应该给予照顾,当老师的有这个责任,”叶连平说。

 

  今年15岁的程雨(化名),父亲去世,一直跟随母亲生活。今年九月份,刚升初三的程雨来到了叶连平的辅导班,在得知程雨的特殊情况后,叶连平每天都让程雨来家里吃午饭,并给予生活上的照顾。“之前英语一直不及格,现在能保持在班级前十名,叶老师对我好好,虽然缺失的那份父爱无法弥补,但叶老师给了我另一份爱。”

  1997年读初一的杨鸿雁住在离学校比较远的乌江镇光荣大队杨湾自然村,下雨天农村的泥巴路不好走,叶连平考虑到安全问题,就跟杨鸿雁的父母沟通让其住在自己家中。

  “整个初中三年吃住都在爷爷(叶连平)家里,即使后来到县城里读高中,每周放假都还是回爷爷家。由于父母常年在外打工,我的很多事情都是爷爷在帮我操办。”叶连平的悉心照料,使这份师生之情变成了亲情,在杨鸿雁心里,叶连平是除了父母之外最亲的人。

 

  2003年9月份大学新生报到,杨鸿雁的父母在外地打工回不来,叶连平在去送杨鸿雁上学回来的路上,由于没买到从南京回和县的车票,便在南京长江大桥的桥洞下待了一整晚。

  “他从来没跟我提过这回事,很多年后从别人的口中我才得知他那天住在桥洞下,真的特别感谢能遇到这样一位爷爷。”说到这里,杨鸿雁泣不成声。

  叶连平的爱心善举得到当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关注。2013年,叶连平拿出部分退休金,在地方政府的帮助下设立了“叶连平奖学金”,专门鼓励优秀学生。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叶连平,知道留守儿童之家,知道叶连平奖学金基金会。有人把叶连平形容为乡村教育上永不熄灭的烛光,面对铺天盖地的赞扬,叶老却认为自己充其量只不过是一只萤火虫而已,在有限的生命里努力发光发亮。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句出自《出师表》中的一句话,在叶连平这里变成了“鞠躬尽瘁,死而不已”。

  叶连平说,这个“不已”是指,如果走在老伴前面,除了留下一定的生活费,他会将全部积蓄捐给叶连平奖学基金会,帮助更多的困难的学生。其次是,叶连平决定将遗体捐献给安徽医科大学。

  在被评为中国好人时,有人问到,为什么你会被评为中国好人?叶连平说:“因为我生活在一个好的时代里,生活在好人的中间。”

  1955年被下放,1978年二次上岗,到现在整整40周年,正好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40年来,在叶连平手下经过的学生数以千计,有从事教育工作的,有在机关工作的,还有的创业,“我看到这些成绩我很高兴。当你播下去的种子得到了丰收,我想任何一个人都应当是快乐的。”

  对于叶连平来说被下放的23年,现在要加倍的把它弥补回来,“40年的工作,我为那么多的孩子解决了困难,如果把这23年还给我,请问,我能为党为人民多教多少孩子?我现在是在跟时间赛跑啊!”叶连平说。

  “我现在90多岁了,能赶上现在难得的机遇,赶上这么好的时代。这是我的幸运,不谈过去,要往前看。”